首页 »

“早期吴作人”重温20世纪艺术巨匠文化精神

2019/10/23 10:56:25

“早期吴作人”重温20世纪艺术巨匠文化精神

吴作人(1908—1997)是中国美术史上承前启后的杰出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中国油画学派的代表人物,中国水墨画新风格的试验者、创建者,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在他主持中央美院期间,确立了用素描为基础进行中国画教学的体系。吴作人在素描、油画、艺术教育方面都造诣甚深,他在中国画创造方面更是别创一格,自成一家。早年攻素描、油画,功力深厚,兼作国画富于生活情趣,不落传统窠臼。晚年后专攻国画,境界开阔,寓意深远,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在融会中西艺术方面有着深厚造诣。代表作有《齐白石像》、《三门峡》、《牧驼图》、《甘孜雪山》、《玉树》等等。

 

今天,我们为何要重新学习和研究吴作人?北京大学教授、艺术史学家、《百年巨匠》学术主持朱青生介绍,展览一方面显示吴作人在西方的学习中已经达到了当时西方绘画技能的最好成绩,另一方面又透露出他不局限于西方油画传统、试图创造自我风格的端倪,由此让观众意识到吴作人所选择的道路是中国的艺术家在西方进行自我选择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对后来中国艺术的发展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吴作人的艺术就是一个时代的探索和积累,展览表面是讲的油画故事,其实讲的是中国故事,我们希望借助展览打开一个切口,从新的角度和眼光回看20世纪这一代艺术家为中国崛起所作出的贡献,对中国的文化认识角度做一个新的开启。”朱青生说。

 

观众欣赏吴作人的作品《砖窑工人》。

 

吴作人在西方学习的时候,被西方承认为一流画家,他在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获得桂冠生称号,并且在学生时代有自己的独立画室。展览把这些作品和西方传统、当时西方艺术学院的教学、以及艺术中的不同思想倾向的背景研究综合呈现,以此来向观众揭示,本来,中国实现自我发展的现代化道路并不等同于西化(向西方求取真理);西方发达的原因并不是它拥有优越于中国的传统,而在于西方用“反传统”的“大继承”率先完成了现代化。然而,这种与反传统的现代化相关的“发达”,却被相对落后的国家看成是“西方文化”或“西学”,现在如果想要辨析这个问题,吴作人的个案研究是一个重要的切口。这个从新文化运动(1915年)开始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的实验,几乎经历了整个20世纪,而吴作人的艺术就是这个实验留下的一道痕迹,是一个时代的探索和积累。

 

吴作人1927年的自画像。

1929年冬,徐悲鸿为吴作人作此素描,1942年夏徐悲鸿将之赠给吴作人留念。右为同年徐悲鸿用炭笔画的吴作人像。

 

吴作人民国时期的艺术起点和重要的选择皆与上海有关,此次展览主题也与上海的地方文化构成特殊的情境关系。中华艺术宫馆长施大畏认为,吴作人当时解决了中国在面对世界时,如何在国际性中坚持自己民族性的问题。“他一开始是对西方敬仰学习,但回到自己的国土上,发现要把西学得来的知识变成民族自己的东西。在现在多元文化格局下,如何建立中国自己的文化精神和文化自信,应该有什么样的文化判断,我们可以在吴作人身上得到启示,这也是展览的初衷。”据悉,中华艺术宫将继续呈现刘开渠等20世纪艺术家的系列展览,将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做梳理。

 

1935年3月16日徐悲鸿写给吴作人的信,邀请吴作人回国任教。

 

百集大型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之《百年巨匠——吴作人》开机仪式6月16日在中华艺术宫举行,将在中央电视台和海内外电视台播出。

 

本文图片摄影:蒋迪雯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1346742052@qq.com